繁木瑾

伪善不是善
道不同,不相谋

“阿爹 ? !”


小阿絮眼睛瞪得溜圆,活像两颗刚刚洗好还沾着水色光泽的紫色葡萄,圆滚滚的,晶莹剔透,仔细瞧着却好像下一刻就要有泪珠落出来一般,氤氲着一层若有似无的水汽,抓着黑色衣襟的手指牢牢的将布料攥紧。


魏无羡蹲下身子揉了揉孩子后脑处散落的未曾束起的发丝,将那一处揉的有些微乱,柔声哄道。


“小公子可是找不到爹爹了?”


魏无羡眼角眯着笑,觉得这孩子甚是可爱聪明,自己着实欢喜得紧,于是便又忍不住的掐了掐孩子肉乎乎的脸蛋。


“需要哥哥帮你去找爹爹吗?”

{ 2019-11-16 /8 /46 }
 

我真就奇了,【天问 不可问】发了6个小时以后被屏蔽。

整篇文一共分上中下,发了两篇上和下全都被屏了真不是有人故意举报我 ? ?  🌚🌚

{ 2019-11-14 /4 /8 }
 

【忘羡】我不就是想要个娃 ?

魏无羡最近茶饭不思,夜里失眠,就连眼底都起了一大片乌青。

娱乐圈里混,最重要的不就是门面吗?

这可把一群助理急得团团转,是好吃好喝的挨顿伺候着又重新购买了上好的眼霜,一股脑的全都给魏无羡家递了过去,然而好像没起到什么效果,这小公子爷的人眼底是越来越青 身形也是肉眼可见的消瘦。

先不说这样要是上镜了以后粉丝看见了会是什么反应,单是马上要出差回来的金主爸爸蓝忘机看到了她们就要抄公司的规定抄到不认识自己的手。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大,经纪人和助理一开会,觉得问题还是出在魏无羡心里,光是外面补,里面吃没得什么实际效用,要想见效,还得诛心 !

最后这几个情商极高的女人针对着谁去问问魏无羡到底怎么了...

{ 2019-11-11 /32 /375 }
 

今晚的大连很红😊😊

{ 2019-11-11 /11 }

【忘羡】天问 序剧情

“魏国师觊觎皇位已久,就算是当着他本人的面,草民也是这句话。”

“你说我觊觎皇位,有何凭证?”

魏无羡身披黑衣,款款而入,立定之后先是朝着蓝忘机所在的上位礼数周全的拜了拜,又转身面对那个不知道是谁,又是被人从哪里淘来的江湖术士道。

“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讲,污蔑当朝国师,罪名也是不小的,毕竟天下人都知道,蓝氏皇族,最重道法。”

 

此刻他气场全开,一身国师服黑衣更衬托出他这话多了几分分量,掷地有声的反问这个民间道士,与平时缩在蓝忘机怀里,被弄得轻声求饶又媚眼含波的样子截然不同。

 

然这不同,却也只有蓝忘机瞧得出,毕竟,当朝国师缩在人怀里,蹭来挤去,面泛潮红的...

{ 2019-11-09 /8 /165 }
 

【忘羡】胜西子 03 补

*伪病秧子(实强攻)王爷叽×温润如玉(?)王妃羡

*天雷滚滚ooc,古向,不喜慎重 !

*老梗老段子,撞梗不好说

*“我嫁了个无能病秧子 ……”

*“不,不是病秧子 ! ! !”

abo设定大家都懂,不讲了……嘤嘤……

————分割————

正文……

魏无羡进府一月,仍未见到蓝忘机。

 

仆人侍女对他极为恭敬,就是不许他去蓝忘机所在的院落,可是越不让他去,他便越好奇,这蓝忘机究竟是病的如何 ? 其实他也是对和鸡拜堂的事耿耿于怀的。

 

于是一日夜里,他便把自己关在自己的...

{ 2019-11-08 /5 /147 }
 

[cp]#魔道祖师# [爱你]#忘羡#

苍白的手指紧紧的攥住蓝启仁的一片衣角,好像攥着他衣角的人是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紧紧的攥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甚至还突着几根青筋。


蓝启仁吃力,挺住了转身离开的步伐,俯视着跪在地上好像下一刻就会倒地不起的石像一般的蓝忘机,等着他开口。


“叔父。”蓝忘机道。


“请你护他。”


蓝忘机抬起淡色的眸子凝视着蓝启仁,眸子里是翻涌的恳求。


蓝忘机是他最得意的侄子,是尊贵的皇储,是天下人心里敬仰的楷模,也是他最给予厚望的国主,然而此刻这个他最信任的人,最疼爱的侄子却身披戒鞭,满身血污,甚至还请求自己护住那个令他犯下大错的人。


“事到如今,...

{ 2019-11-08 /13 /71 }
 

【忘羡】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揣崽儿了。

修长的手指将手里细长的东西颤抖着放置在了洗手间的洗漱台的一边,魏无羡似乎是有些愣,很久也没有缓过神来,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放置在洗漱台上的东西,半晌后。。

 

“艹 !”

 

“卧槽 ! ”

 

他此刻双手扶着洗漱台的两侧,嘴上骂了两声,后又猛的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年轻,富有活力,阳光……人见人爱的omega。

 

此刻镜子里的这个满脸写满震惊,脸色苍白甚至有点憔悴的人是谁 ?

 

魏无羡接了一捧水抹了把脸,反正不是他 !额前稀碎的发在刚才被沾染了水珠,湿哒哒的濡湿了一片,在额前打了几缕甚至还不住的想下滴...

{ 2019-11-07 /20 /675 }
 

【忘羡】天问

我有一年少便欢喜的人,我希望他永远都好。

“假若终究有一日,要我去献祭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臣民,你待如何?”

“不会。”

“你怎知不会?”

少年似乎是被面前的人的执著又真诚的眼神看笑,手指磨蹭着他的下巴笑着问道。

“我在,不会。”

——

“你可知他究竟是何人?”

“知”

“那为何还要与他纠缠不清,生出这种种孽缘来?”

白皙洁净的衣袍上现下满是血污,背后也几乎血肉模糊,看不出样子,跪在玉石堆砌的台阶上的人依旧跪的笔直。

嘴角控制不住的流着血,却还是倔强的几乎不出一声,将嘴唇咬的发白甚至出现星星点点的齿痕。

蓝忘机深吸一口气,嘴唇颤了两颤才出声回复面前的老者。

“敢问叔父,...

{ 2019-11-04 /4 /113 }
 

【忘羡】暮色 05

前情……

意识渐渐恢复,周遭亮如白昼却又好像不是真正白天日光所能投射出来的阳光一般柔和,反而有些人造光的刺眼,刺激着方才渐渐恢复的视觉有些微刺痛只能将眼睛紧紧的眯成一条缝,靠一丝缝隙来观察周遭的一切。

阵阵嘈杂逐渐穿进耳膜,说的都是些魏无羡听不太懂的专业术语,男人粗旷的声线每说一句话都振的魏无羡头脑嗡嗡作响,旁边还有一个微弱的男声在小心翼翼的回复着男人的话,可是男声越低,男人的声音便愈发暴躁,魏无羡微微凝神,眼睛虽然还未睁开,却也靠着听觉来判断自己的现状。

 

“老子就问你这小子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在这说一堆老子听不懂的有个卵用 ? !”

 

男人似乎有些暴躁,...

{ 2019-11-01 /6 /119 }
 
1 2 3 4 5 6

© 繁木瑾 | Powered by LOFTER